主页 > 时尚新闻 > 不孕症是个社会病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不孕症是个社会病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管床医生语塞,因为病史是实习生问得的。于是要求实习生去病人床前求证。

实习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问:第一次足月生的孩子和人流的对象,跟现在要给生孩子的男人是同一个吗?

好吧,那就绝不能把真实病情告诉不相干的人,要么病人自己做主,要么她亲爹亲妈来签字。

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我们做生殖外科的就要有这样的本事:1.在手术前就应该80%清楚子宫、卵巢和输卵管可能的病理状态。要让病人在进入麻醉状态之前就对自己输卵管的去留有个大概了解。2.手术前就该知道病人受到伤害的输卵管能否在手术中得到修复,让病人自己决定是不是切除那些无法修复的输卵管。3.是不是所有的输卵管积水都应该在试管之前切掉输卵管,不管他“有辜”还是“无辜”。4.一个貌似正常的输卵管是不是存在着功能上的缺陷。

因为不孕是个复杂的疾病,所以看病的人真得像个高明的侦探,比如福尔摩斯或者波罗。

我早就说不孕症其实是个社会病,要从社会学、心理学等多个角度去研究和探讨。可是很多同道并不认同我的观点,尤其那些刚刚跨入医学大门的实习生们,就更无法理解我这“异端邪说”了??这些单纯的孩子理所当然地认为,疾病就是单纯的疾病,医生当然也应该就是单纯的医生。

我解释说:要是从头到尾都是同一个男人,那么现在还没出来的精液常规结果就不那么重要(当然也有精子质量慢慢减退的可能)。如果不是同一个男人,咱们就得认真等待那个结果然后再做决定。

实习生终于明白了各种奥秘,奔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工夫,他兴奋地冲进办公室,大喊着:“真不是同一个男人,她是二婚的。可是,老师,你是怎么想到的?”

然后讨论第二个病例,又涉及手术可能切除输卵管的问题,马邦域高手联盟,又涉及怎么跟家属谈话的问题,又涉及有没有结婚证的问题。然后让实习生又去问,问完了又瞠目结舌跑回来说:啊,没有结婚证,只办了个婚礼,要等着怀了孩子才能领证呢!病人说了,男方的爹妈不同意他们结婚,不给户口本,她要等怀了孩子大着肚子再去跟未来的婆婆交涉要来户口本结婚呢!

接下来就说到了手术前谈话。我明确告诉实习生,在没有征得患者同意的情况下,绝不能把她的病情的严重程度直接告诉男方,尤其是在尚未有婚姻保障的情况下,更不能把患者的真实情况直接告诉她男朋友……

实习生是个高个儿的男孩子,一脸懵懂地看着我,就是不肯挪步,嘴里还碎碎念曰:为什么呀?为什么要问这个呀?我怎么开口问呢?

我掰着手指头给实习生解惑:有些男人可能因为彩礼的缘故娶妻困难,于是就出现了一种现象,这些男人会娶一个离婚的生过孩子的女子为自己传宗接代……这样的组合我见过太多,所以见怪不怪了。但是这种情况就需要别注意,女性生殖系统的真实情况必须征得患者同意的前提下才能向男方交代,不然会造成很大的家庭纠纷,这道理你能明白吗?

这不,下午术前讨论,管床医生汇报病例,说病人育有一子十三岁,还做过一次人流,现在想要二胎。造影片上显示着右侧输卵管壶腹部以下消失,左侧输卵管远端积水。讨论结果是,病人的两条输卵管哪个也没有把握修复好日后能够帮助她得到自己的孩子。再问男方情况,回答精液常规去查了还没出结果。

让我想想看,我是要当福尔摩斯呢?还是波罗呢?

?关菁

我们病房从这个月开始,每周会有一个临床实习的医生。为了让他们更深层地进入角色,我们会让他们接待新病人,问病史、写病历。

实习生又睁大了眼睛,显然这样的说法与他心目中神圣的爱情观是相左的啊。为什么不能告诉?你想啊,哪一个男人愿意刚刚娶到或即将娶到的新娘子是个输卵管有问题的、婚后直接就要做试管的呢?这里面还隐含着很多的社会经济学的利害关系呢。就算他自己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他的父母会同意?